为什么说是“又”呢?因为去年的 DJ 赛就好像刚吃完的午餐一样还在回味。第一次以第三方的角度去看 DJ 赛,感觉与自己所参与的两届又有了很大的不同。

DJ 赛结束了,先不要看别人怎么评论,先给自己,给全广播台的同事鼓掌,大家这一路走来确实不容易,我自己当年也深有体会。

说到别人的评论,我觉得有时候也不必把别人的评论看得太在意,毕竟他们不是处于哪个位置,不清楚当时发生的事情,理解不到你们的抉择。自己开心就行了,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。当年我们这一届的台委也提出过“快乐舞台”的概念,就是自己玩自己,即使台下没有一位观众,但是我们自己广播台里大家开心就可以了,不必要恭维台下的观众,毕竟我们没有这个义务。

但是我们能不能做到快乐呢?以这次 DJ 赛为例,我总结下 DJ 赛的前前后后。拉赞——海选——再拉赞——培训——设计——彩排——演出。基本上每个环节都是进行上多次,虽然初衷是好,希望出来的效果能好,但是是否过分夸张了?

这里就凸显出几个问题了:

首先,一开始, DJ 大赛的目的就是在广播台里挑选合适的人才并加以培训,到了前几年才开始扩张到面向全北院。由于涉及面广了,怎么说也要把场面搞得体体面面的,于是就把这个比赛搞得越来越大。校园里面的社团机构组织都有一个通病,就是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,造成当需要搞大型活动的时候要去拉赞助。近几年,广播台的发展越来越依赖于赞助商,导致大部分时间用于跟赞助商打交道,培训的时间少了。这就是人员流失的最主要原因,大家加入到时候都满怀期望在广播台里发挥自己所长,但是近来后发现要搞这样那样的摆摊之类的,根本没时间来提升自己,于是就导致了人员的流失。

再者,由于长期要跟赞助商打交道,导致好像广播台整年就围绕 DJ 大赛和台庆来搞,而缺乏了对最基本的——广播的重视,这样就沦落到了跟普通社团没什么区别了。我自己当初除了广播台以外还在一个小社团担任副会长,当时的社团就是为了每个学期搞一个讲座而做,后果可想而知,不但对外不知名,对内造成内部不稳,最后就解散掉了。可能大家会想,像广播台这样的一个大型机构,有这样的根基,不会解散掉吧。不要以为这是危言耸听,任何藐视失败的行为都是愚蠢的。

第三,广播台可以定性于一个艺术团体,但是仿佛这几年广播台身上多了一股很浓的铜臭味,少了一股温情。不得不说,每个社团机构少了钱是不能生存下去,但是能否更多的将资源用于广播台内部呢?各个部门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疏远,导致即使大家都在广播台里工作最后可能还不认识大家。拉赞回来有盈余了,可以适当的用来搞台内活动,一来可以相互认识,二来可以联系感情,三来可以建立起凝聚力。物质方面可以少,但是精神方面一定不能缺。

第四,师兄师姐们说的不一定要全听,现在是你们的时代,请好好把握自己手中的资源,让广播台疯狂一些。不要因为师兄师姐的话而放弃自己的想法,同时请你们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,抛开自己十多年来接受的思想固化教育,在法律适度下,把事情做得更加疯狂点。是的,不是做好而已,是在做好的基础上再疯狂一把。现在你们有的是资本,现在不疯狂,当你们到了我们这个阶段的时候就会后悔不已,后悔当初居然让自己的梦想白白溜走。记住,过了这家就没有这店了。

第五,把重心重新放回到广播上面去。广播台里可能现在就会凸现出一些重复的资源,这时就可以对重复的资源进行整合,不要怕可能会破坏传统,传统都是用来被破坏的。不妨把 DJ 赛放到第二个学期去,连同台庆一并搞。我这样想的原因是,首先在新生招员不久后就进行大活动不一定有利。因为大部分新员都能很快融合到组织里面去,于是就会出现做事不出力的现象。不妨在第一个学期加大力度用于培训和制造凝聚力,这样到了第二学期,搞起活动上来都得心应手很多了。

第六,如果现在北院的专业都不会再搬校区了,不妨将换届推迟,不一定是要在大二结束的时候进行。仓促的交接不仅不利于后来者的跟进,更会为后者接手时面对更多的陌生。之所以大二进行交接是因为当时要搬校区,大部分人都要到本部去了,在北院剩下人不多才会进行换届,不要想这是传统就贸然“继承”下去。不要想当然,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站在广播台全局去考虑的。

恩,看到这里或许大家会很生气,一个不了解广播台现状的人在叽叽喳喳,我了解你们的心情,因为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。

Ps:I will return to GBT in a different wa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