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几天去了香港,目的有多个,其中一个就是去围观那只大黄鸭。

早有听闻迟了去就只能看到人头了,所以特意提前一天去深圳找同(ji)学(you)留宿,然后第二天一大早过关直奔海港城。结果过关仅用时 10 分钟,大约在 9 点 40 到达海港城,那时大黄已经开始了一天的“接客”工作了。


那时候天色很阴沉,刚踏出海港城就看到了大黄在努力的卖萌讨好围观群众,幸好那时人不多,在哪个方位都能拍到大黄。

起初由于距离问题,我还以为漂浮在海面上的小黄色物体是大黄的小跟班们,结果走进了一看,原来是黄色的浮标而已。

过了一阵,天色越来越差劲了,天上一大片一大片的乌云,并且伴有零星小雨。可是我们的大黄可是水陆两栖的哦,下雨天只是帮它洗澡而已,它还是兢兢业业的努力卖笑。

大黄回去以后又可以跟自己的其他同类说:“俺老黄可是见识过‘冰火两重天’的说”。

拿着单反自拍有难度怎么办?找个替代象征物啦,于是小黄就出现了。到底谁更萌?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啦。只不过这个角度看上去反而是小黄带领着大黄还有后面的游轮,一副领导的样子,哼~

大黄占领了维多利亚港,但它还是不满意,于是派出了它的其他小跟班们也打算占领陆地。它们在维港旁边排列着,是耀武扬威还是打算动用“鸭”海战术?由于沟通语言不一,本台记者无法对其进行采访。

不、不过,大黄啊,你的小跟班也太像鸽子了吧?

后来人就越来越多了,看了下时间也到中午了,还有其他安排。于是跑去跟大黄说再见,大黄也很礼貌的跟我告别,我知道它一定是恋恋不舍的,嗯,是的,一定是这样。